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路线 > 正文

中国中医药报20220225导读:“洛阳铲”下回溯本草起源

类别:旅游路线 日期:2022-3-11 17:52:01 人气: 来源:

考古学与本草学交叉形成的新领域“本草考古”,成为溯源中医药历史、探寻中医药未来的重要途径——


从一株来自古代的植物中,我们能读出些什么?在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资源中心,“本草考古”团队的科研人员正面对显微镜,从浮选炭样中,挑选来自数千年前的植物样品。


2018年,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提出将科技考古引入中医药研究,“本草考古”这个新领域随即进入人们的视野。


本草考古,就是应用现代考古理论与方法,以考古出土的药物及其相关遗存为对象,探索人类与药物的相互关系,重建中医药文化遗存的时空框架及中医药发展历史,为本草研究提供新的途径。


溯源:明晰中医药历史的脉络


近些年来,南昌汉代海昏侯墓的考古发现引人瞩目。在一堆闪耀的黄金陪葬品里,一个盛装有疑似虫草类样品的木质漆盒吸引了中国中医科学院“本草考古”团队的注意。


经过研究,团队确认了这个样品的身份——地黄炮制品。过去,汉代中药炮制仅见于文献史料。这是迄今为止我国报道最早的中药辅料炮制品实物史料。在这个公元前59年的实物遗存里,可以解读出中药炮制“矫味矫臭、利于服用”的初衷,也验证了史学家对于海昏侯刘贺生前患有风湿病的猜测。记者 徐婧


中国中医药报20220225导读:“洛阳铲”下回溯本草起源


海昏侯墓中地黄炮制品的发现,是“本草考古”团队近年来为学界带来的新惊喜。


事实上,从2018年开始,团队就已经致力于将本草学与考古学深度融合,回溯中医药的历史,探寻中医药发展的脉络。


“蕲簟的来源是什么?”“中药灵芝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为人类所用?”这些学界的争议问题逐渐在团队的研究中得到解答。


黄璐琦认为,中医药起源是医学史的一个重要科学问题。中国典籍中,很早就有“神农尝百草”“药食同源”“医药同源”等记载,但由于缺乏实物证据,一直难以回答本草起源等科学问题。“本草考古”明确了中医药“从哪里来”,或可指导中医药最终“到哪里去”。


创新:开辟本草学研究新天地


“本草学研究可以辨章学术,辨明真伪,正本清源,澄清中药品种混乱问题,为药材的生产、加工与炮制提供历史依据,为继承和发展我国传统药学铺路架桥,从古代本草中挖掘更多良药。”“本草考古”团队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资源中心教授彭华胜介绍。


但必须看到,一方面,随着本草文献考证的发展,很多常见药物的混淆品种已经基本上澄清;另一方面,由于过多依赖古代本草文献,一些仅凭文献考证的结论存在争议。


在这一背景下,本草学与考古学的交叉新领域“本草考古”成为本草学研究发展的一种方向。


彭华胜说,本草考古在本草文献考证的研究方法上,进一步借助出土的文物为依据,可能会修正和补充历史文献的错漏、局限和缺失。


可以说,本草文献考证与本草考古,是分别对本草学的间接史料与直接史料开展研究,两者交叉互补,是本草学研究的二重证据法。


比如,2018年,研究团队通过将古代诗句的间接史料与出土蕲簟考古的直接史料相结合,推测了明代墓葬出土蕲簟来源于水竹及其近缘种,并为复原其加工工艺提供了证据。


2019年,“本草考古”团队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资源中心副主任袁媛带领团队走进浙江省田螺山遗址挖掘现场展示区,在残存的碳化“灵芝”中发现了中医药历史的蛛丝马迹。通过分析有关灵芝基原的研究结果,证实古人使用灵芝最早可以追溯到6800年之前,属新石器时代中晚期——河姆渡文化时期。


“这些史料与物证的结合相得益彰,共同推动着本草学的进步与发展。”袁媛说。


交融:多学科交叉让历史活起来


中国中医药报20220225导读:“洛阳铲”下回溯本草起源


洛阳铲、小刷子,是考古人员常用的传统工具。而科技的进步,为本草考古研究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DNA鉴定、能谱、核磁的三维结构、质谱、冰冻切片……多学科的技术与方法,成为研究人员的“考古利器”。


在海昏侯墓的本草考古中,多学科交叉的技术应用的优势得到了充分体现。


2016年1月16日,研究人员到达海昏侯墓棺椁的开棺现场。取到植物样品后,马上成立了相应的项目组,包括文献研究组、生药鉴定组、化学研究组和炮制工艺组。


研究人员首先开展了生药鉴定。对出土样品进行了核磁鉴定,发现它是一个中空不规则的棒状结构,外层信号较弱,并且也没见到细胞结构。内层有类似植物纤维结构,且含水量比较高,又马上进行了冰冻切片。


“因为取材比较及时,样品受到氧化的程度低,再加上我们在药材显微鉴别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样品不仅切出来比较薄,而且还切出来面积非常大的组织,为观察样品整体性奠定了基础,最终确认样品为地黄炮制品。多学科交叉的应用,为今后开展药物的考古提供了学术借鉴。”彭华胜说。


黄璐琦认为,将科技考古引入到中医药研究当中,在展开实地调查、建立现代样品数据库等基础上,运用性状鉴定、显微鉴定、理化鉴定以及DNA分子鉴定等现代技术手段,有助于破解复原古代药物基原、判断出土植物遗存在当时是否作为药物等一系列难题。


“本草考古是推动中药传承创新发展的一项重要研究,多学科合作为本草考古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黄璐琦说。


“在外人看来,考古充满了浪漫的神秘色彩,但实际上,科学研究过程非常需要耐心。”彭华胜说,有时候在实验室一坐就是一天。


袁媛说,地下的世界仍然有许多秘密,“本草考古”团队仍在持续探索的路上……


如需订阅中国中医药报请点击:中国中医药报订阅

关键词:
0
0
0
0
0
0
0
0
下一篇:没有资料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条 查看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推荐文章更多

热门图文更多

最新文章更多

关于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

声明:网站数据来源于网络转载,不代表站长立场,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

CopyRight 2010-2016 亚特兰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室内工装